新闻动态
 
新闻搜索
 
 
教育出版商:关注学习流程和体验
作者: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   发布于:2015-12-25 19:11:40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教育出版商:关注学习流程和体验

 

 亚历山大·布罗赫(AlexanderBroich,圣智学习集团执行副总裁、国际部总裁)

    拥有德国慕尼黑大学的本科和博士学位。2013年7月加入圣智学习集团,担任执行副总裁,主管国际业务运营。之前他是培生集团临床和人才评估国际部总裁。

  此前亚力山大曾在贝塔斯曼任职12年。前6年在贝塔斯曼在线(伦敦)、柏林健康在线服务,以及新媒体发展领域担任各种总经理职位。后6年任公司高级副总裁,主管公司业务拓展。亚力山大先生熟悉跨文化商业实践和沟通,对北美、南美、欧洲和亚太的业务运营也颇有经验。

  圣智学习出版公司通过学生参与来改变学习体验。

  我负责圣智学习在欧洲、中东、非洲、拉美和亚洲地区的业务。来圣智之前我在贝塔斯曼图书、音像业务部门工作了13年,负责中国、英国、德国、法国地区的公司发展。之后在培生负责国际临床和人才评估小组的数字转型。

  技术、互联网和数字化极大地改变了我们的业务,也为我们提供了新的机遇。技术影响了世界的每一个领域,尤其是音乐、大众出版。影响了发行和内容消费模式,如通过Pods、iPads、Kindles等移动设备,以及购买方式。但是核心流程是否受影响了呢?大众图书、音乐和电影出版仍离不开发现人才、生产内容、向消费者营销。大众出版商主要还是以内容生产为主。

  电子商务极大地影响了连锁店,数字发行限制了对CD、DVD和纸本书的需求,尤其是只提供纸本书销售的实体店零售。但是内容没有太多变化。分析人士和业外人士想从这些市场获得教材和教育领域的经验,技术对教育体验、教育抵达和教育机构都有巨大的影响。

  如今,在线学习业务呈爆发之势。学习者以不同的方式使用内容,如私下的、在线的或混合的方式,但是核心仍是教育机构和教师营建的学习体验。

  根据美国智慧课程(CourseSmart)和巴布森调研机构(BabsonSurvey)2013年度调查统计,仅有7%左右的学生以使用纸质课本为主。2013年,美国有710万学生(约占33.5%比例)至少参与了一门在线课程,与2012年相比提高了6.1%。

  当谈到教材出版市场,学习内容不是以电影或歌曲的形式被动消费的。它在本质上是深度互动的。今天的学生想根据他们的本土需求量身定制地进行学习,学生的学习方式各不相同,没有一刀切的教育方案。教育所做的是把权力转移到终端用户——学生身上。学生希望也需要为他们定制的教育体验。如果一本教材或其他产品对他们的学习不是必需的,他们就绝不会为此花钱。

  我们总是要问自己:我们的数字化策略是什么。在圣智,我们没有一个数字化策略,我们有以学生为中心的策略。关键的问题不是“如何尽快对全部内容进行数字化”,而是“如何理解更广泛意义上的学习流程(learnflow)”。之后开发学习资料、产品和服务,使之与学习流程有机结合,来生产优质的内容。我们正在进行出版商的角色转换,向教育体验的广阔领域拓展——以内容生产为主,以学习体验为核心。

  出版商要从内而外地转型以为未来做好准备。圣智正在进行深刻而重要的文化转型,使前沿数字创新技术广泛应用于教育和学习,进一步强调对学生角色的关注,并使学习者转变为思考者。我们在大公司资源支持下有一种灵活的创业心态。这使我们能够突破传统思维模式,用一种灵活的方式改善学习体验。我们在波士顿的全球总部和在旧金山的决策总部——两地都是教育与科技的中心,为我们联系到一些最好的学术机构、技术和商业人才。通过在中国、日本、韩国和东南亚的广泛的业务网络,我们利用当地的人才来带动受当地学生喜爱的新产品的开发。

  通过让我们的技术和教育专家携手合作,我们能够更好地定位于传递和使用创新技术创造的高质量内容上。我们集合了员工在教育、科技、商业和文化领域的广泛的专业知识,能够生产更好的内容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找到了真正对改变全球学习者的学习有热情的人。

  我们相信,互动在学习过程中占据中心位置。我们的数字产品和纸质产品,世界一流的教育内容和个性化服务,都是以互动为导向,以激发学生实现其个人潜能和目标为目标而设计的。因为每个人的学习方式各不相同,我们要不断获取反馈,与学生共同成长,了解学生及其学习方式,使我们能够为学生创造个性化的教育体验,促进教学交互,并引导他们走向成功。

  我们向关键领域做了重要投资,投入大量时间和资源来了解学生的学习流程。一个例子是,我们最近发布的“21Voicesprogram”,这是一个民族志的科研项目,旨在帮助员工理解大学生,从而对他们的日常生活有一种认识。这将帮助我们设计和传递产品,通过学生参与改变学习体验。参与该项目的21名大学生代表了一个广泛的群体,来自不同的地区、性别、社会经济背景以及不同的学科专业、学术和业余爱好。该项目可以帮助学生提高学业。此外,我们还有其他项目,如校园内的“researchsprints”,与学生一起设计、组建和重新定义不同的数字资源,让不同的学生描述自己一天的经历,对他们每天遇到的挑战和对学习流程的影响获得感性认识。

  通过这种调查,我们能够创建个性化的教育体验,介入学生的学习流程中,并取得学业上的成功。例如,我们知道学生在乘车时学习某些类型的内容效果更好。那么为何不设计生产出适合智能手机浏览的数字词汇闪词卡呢?我们还发现,学生想知道他们的课上表现记录,如何在考试之外与同学进行比较。那么为何不创建一个应用,提供学习资料和学生表现呢?这就是我们针对学生的学习流程作出的调整。

  对于传统的形式,还有许多不同类型的学习需要我们去了解。全球许多学生都希望借助于图书、电子书或面对面交谈的形式,通过非常复杂的学术资料学习,随着新应用和设备的持续渗透,这种现象将有改观。选择的设备也许会改变,但学生的需求会一直存在,这再次强调了了解学生何时、何地、在哪里以及如何学习的重要性。

  我们知道教材出版商的角色将转变,不只是任何其他形式的内容的出版商,不只是面对数字挑战或发行挑战。教育内容必须能够把学习带到生活中,让学生参与到改善学习的新方式中,并提高学业成绩。教育出版商的转型,要从了解学生开始。

  (本文为亚历山大·布罗赫在北京国际出版论坛上的主题发言)

 
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20广东谊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三地彩票官网 上海11选5走势图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安徽快3官网 安徽快3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 上海11选5 安徽快3 安徽快3走势图